2014年3月24日 星期一

「犬儒主義」與「台灣社會」

這幾天服貿議題吵的沸沸揚揚,而當青年佔領立法院行動演變成太陽花學運時,另外一種聲音出現了,指責學生的行為嚴重危害社會的安定、與行政機關的運作,而其中甚至可以牽扯到敵對政黨的背後力量,但這是題外話了

banana
究竟是太陽花?還是香蕉?圖片取自網路

其實這樣的講法有點偏激,但是我也是這樣想的,「台灣人的死穴就是,可以接受有禮貌、合乎法律的方式去做壞事,卻不能接受沒有禮貌、有違反法律之疑慮的方式去做正確的事情」,換而言之,就是「立意良善但是不能不擇手段?」

用偏激一點的說法,就是將這種社會風氣與現象,用「犬儒主義」的表現去歸納、當成理由來解釋

而不知道何謂「犬儒主義」?用通俗跟廣泛的方式大略解釋一下:

當代定義的犬儒主義被定義為一種對倫理及社會風俗採取不信任的態度,而大眾社會中那些拒絕被收編的人也常常被稱作是憤世嫉俗的犬儒主義者,也就是把對現有秩序的不滿,轉化為一種「不拒絕的冷漠」、「不反抗的清醒」、「不認同的接受」,獨善其身,只要自己不受傷害即可,即使這種「自己不受傷害即可」往往是種自欺欺人的幻覺

而後期的犬儒主義,則是有這樣的想法,「既然無所謂高尚,也就無所謂下賤。既然沒有什麼是了不得的,因而也就沒有什麼是要不得的」這樣想法的結果是,對世俗的全盤否定變成了對世俗的照單全收,而且還往往是對世俗中最壞的部分的不知羞恥的照單全收

於是,憤世嫉俗就變成了所謂「玩世不恭」,有種「獨善其身,反正我自己好就好了,管其他人是死是活」的意味在

這會變成是一種另類的社會冷漠,對於真正有益於社會正義,卻不是那麼政治正確的事情、行動,給予否定與批判,而且不論原因,到了後期往往會被扯上政治色彩,而讓事情往一個完全錯誤方向演變,這似乎就是臺灣社會的日常

或許會說「臺灣人看待政治人物永遠是用錯誤的觀點,從來沒辦法就事論事,根本無法有團結的行動與共識,如何團結?」,也可以說「臺灣人對待意見領袖,總是當成救世主看待,因此容易被外來力量分化」,但這同樣也是題外話了

那麼「支持服貿就是錯的嗎?就是犬儒主義者嗎?」其實也不是這樣,因為在於我們往往會將與自身看法或是意見相左的人貼標籤,就這次服貿、太陽花學運相關事件來說,我們會將持著「支持服貿」的人視作犬儒主義者,但是問題在並不能這樣歸類

主觀一點來說,那些抱持著「我支持服貿,但我並不想理解為何他人會反對服貿,我認為他們全都是社會亂源」的人才可以算是犬儒主義者

但然這很主觀,但是立場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很主觀的,要找到客觀的位置並毫無固有立場的角度來觀察是很困難的

或許服貿是好的,但問題的本質已經轉變成兩個具有長久歷史對抗行動的國家集團,在利益上、意識形態之間的對抗,還參雜了與政黨間的糾葛,而非臺灣人民真正的利益,與國家安全問題

奇怪嗎?不會吧?畢竟這就是臺灣的日常不是?儘管一點都讓人高興不起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